创作者☆日记

京阿尼员工日志
THE☆笨蛋日常一代

全部今日
已译未译

小川太一


大家好!最近我一直盯着鸟看得入迷。

天气终于暖和起来了。

最近温差像过山车一样正是需要注意的身体的时期。

可是每次晚上突然醒来,被子都被吹飞了。※注2


最近经常听见树莺的鸣叫。

在某条路上碰到了叫声很特别的树莺。

“咕——叽啾,啡!”

到“咕——叽啾”为止还很熟悉,但是这之后的“啡!”是什么?!※注3

自己如此吐槽着,被戳到兴趣的我,开始对野鸟燃起了兴趣。

主动关注之后,发现身边其实是有各种各样的鸟的。

现在看见鸟的时候就会好奇这是什么鸟,所以就会一直盯着它看。

再加上我偶尔会在早上五点的时候被高亢的鸟鸣弄醒。

这是哪种鸟在哪里叫的的呢?于是我开始寻找犯人,不对是犯鸟。

看来是一种叫做“蓝矶鸫”的鸟。

最近终于看到了它鸣叫的样子,

而且这种鸟很漂亮让我很激动。


明明之前一直觉得这种鸟有些可恶,不过“了解”之后就涌出了怜爱之情。※注4

感觉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总是被苦口婆心地教导,动画师平日里的观察很重要!

而这次的事情让我感受到,平日的观察就是这样的!想到这里我不仅嘴角上扬,露出了自满的表情。

追加:

最近那只树莺不知道是不是叫累了,似乎记住了短的版本的叫声。

“叽啾,啡!”


※注1:标题“鳴くようぐいす”与“鳴くよウグイス平安京”相关,其中“鳴くよ”与日语中“794”三个数字谐音,这是一句用于记忆“平安京建成于公元794年”的顺口溜,其中平城京即现京都。此外,漫画家木多康昭的漫画《泣くようぐいす》(台译名《捉狂野球队》)则是将“鳴く(鸣叫)”换成了同音的“泣く(哭泣)”。


※注2:原文“布団が吹っ飛んで”是日语的经典冷笑话,其中“被子(huton)”与“吹飞(hutton)”谐音,这里作者应是以开玩笑的方式,说明自己把被子踢开了。


※注3:树莺类的鸣叫声通常为两段,前一段“咕”较长,似乎在酝酿;后一段“叽啾”则短促尖锐,通常连续发出三个音以上。


※注4:蓝矶鸫日文名为“イソヒヨドリ”,看似属于“ヒヨドリ(栗耳短脚鹎)”科之下,实际并非如此,反倒属于鸫科矶鸫属。蓝矶鸫常被认为是象征幸福的青鸟,而栗耳短脚鹎则在日本是一种对人类生产生活具有一定破坏性的鸟类,其对农作物的破坏程度仅次于乌鸦,排名第二,且粪便和叫声也会分别造成环境污染和噪音污染,因此被很多人认为是有害的鸟。这里作者显然曾误认为蓝矶鸫也属于栗耳短脚鹎的一种,因此使用了“可恶的”一词。


大家新年好。我是わさび

最近看电视剧听到了

“喜欢是一种天赋”这句台词,

让我不禁感叹说的真好啊。

这不禁感叹的行为真的好大叔,

我自嘲的笑了起来,

而后又发觉这个笑也是十分大叔的行为。

最后有些羞耻的同时,

又感觉对于已经是大叔的自己来说,

变得能够对此有自觉不如说应该表扬。


对于”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话,

可能是因为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了吧,

我又有了些新的看法。

喜欢本身是天赋。

不禁感慨道说得真好啊。


无论多么伟大的人都是从“喜欢”开始的,

试着去把一个东西做到极致。

这这个契机应该就是一些“我好像喜欢这个”。

这么说的话,对于动画师来说,

比起折磨自己为什么画不好,

不如重视自己的“喜欢”,

让自己喜欢的东西更喜欢,

喜欢上更多的事情可能才是神功大成的近道。


带着这样新的初心!

今年也将继续用心制作作品。



大家好,虽然天气还很热,不过也偶尔有几天比较凉快,

所以我很纠结晚上睡觉到底要不要开空调,

不过后来发现只要把定时功能打开就完事了。


如おはぎ所说,《特别篇 吹响!上低音号 ~合奏比赛~》上映已经一个月了。

能够看到我参与制作的作品被粉丝们所接受,并收到他们的反响,

作为一个创作者,我再次深感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最近这段时间,虽然和上述话题完全无关,但我想报告一下我最近缺乏运动。

因此,我正充满热情地准备开始跑步。

不管是画画还是想出新的点子,我都觉得需要体力。


我一直在思考身体对心灵的影响……

最近我开始觉得,画画更像是一个动作游戏,而不是RPG。


以前我总觉得画画就像玩RPG一样,只要坚持不懈,水平就会提高。

但最近我开始意识到,画线的每一个瞬间的感觉、节奏和投入的心情可能更重要。


比如说,画线稿的时候会想着“反正之后会清线”,把构思交给未来的自己。

但如果我过分依赖这种“等下再说”的心态,那么我就无法画出“好的线稿”,

并且在清稿阶段也无法确定图像,结果就会陷入线稿的线稿还是线稿的窘境。


我开始意识到,无论是在草图阶段还是在画画的任何时候,

都需要立刻传达出好的图像,否则就无法画出好的画。


所以,我不应该像玩RPG那样一层又一层地叠加草图,

而是要保持头脑中的图像,然后跟随节奏,让它顺畅地流入笔中,

就像玩动作游戏一样。

我相信如果我能更好地掌握这种动作游戏的感觉,我的技能就会更上一层楼。


如果有人感觉自己的绘画技能停滞不前,

也许可以尝试一下这种“动作游戏”的方式来画画!


但话又说回来,一直保持“动作游戏”的状态是很累的,

所以偶尔也需要“RPG”的感觉。


希望我可以熟练地分别使用这两种感觉。



大家好,我是わさび。

最近,在外面偶然看到墙壁上的贴纸,

写着“正在监视乌鸦的巢”。

啊,乌鸦的巢!?我有点激动。

我对乌鸦的“巢”没什么印象,所以想象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样子。

但是从附近的树上看

确实有树枝堆积而成的巢。


这个!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够作为参考资料!

我马上拿起手机开始拍,一边拍,一边在想,

“啊,我拍照的动机是因为我是个动画制作者啊”,

想着就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边笑边拍乌鸦巢的照片,

树木耸立在晴朗的天空中,在不错的逆光下很好看……

那已经不是巢了,啥也不是,只是一团黑色。


有不少动画制作者平时就有意识地拍照,积累参考资料。

以前,有人把窗框里的玻璃打碎了,

啊,不好!没有受伤吧!?

有工作人员一边跑过去一边说这个能不能作为“碎玻璃的资料”。

确实!另一位工作人员点头附和。然后他们就开始讨论了。

“没想到,打碎的玻璃这么细长。”

“确实,是因为从冲击最大的地方开始有放射状的裂缝吗?”

云云。

这就是我们的职场。

(当然了,之后已经收拾好玻璃碎片了)


译者: 真白

新年快乐。

我是wasabi。


在年初的时候,有个话题经常出现,

每个人都至少谈论过一次。 是的! 那就是初梦1!

初梦。大家都做了什么样的梦呢?

wasabi我完全不记得了。

不仅如此,我还因为不记得这件事情本身受了点打击。

虽然我平时对梦的内容记得也不是那么清楚,

但每年的初梦我大概都能记住其中的一些片段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年......


wasabi不知不觉地思考了起来。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太习惯 "过年",

以至于我对这些活动不再像以前那样心动了。

果然那些没有心动到的事物可能就会融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无意之间就已经过了年,这就让我受到了打击,感到有点伤感。


但我又想。

能够体验到那份 "心动",是只属于那个时候的自己。

现在我感到伤感,也只有在我这个岁数才能体会到的。

而我认为能够同时了解两种感觉是非常珍贵的。

这也可能就是”侘寂2”(wabisabi)吧。正如我是wasabi。


我通常在作品制作中担任演出,

总是想加入一些像 "侘寂"那样深层的东西。

我想,要做出那些有深度的东西,感到伤感的经验应该是必要的。

还有, 酸的、甜的、爱的、悲的、喜怒哀乐。

我再次深切感觉到作为演出, 知晓各种情绪,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果然不管现在多大岁数了,我仍然想要的是 "心动"的感觉!

也许并不是我没法心动了,而是我变得更加贪婪地寻找越来越多的 "心动"。

可以说这是作为创作者的宿命了。

今年我也将努力寻找心动。

还请! 多多关照!


1:初梦——也就是新年第一场梦,是元旦或者是2号晚上做的梦。因为据说新年第一场梦可以表示当年一年的命运,所以日本人会用这场初梦来占卜新年的运势。

2:侘寂(日语:侘び寂び Wabi-sabi)是一种以接受短暂和不完美为核心的传统日本美学。侘寂的美,有时被描述为不完美、不恒常、不完全的。

译者: 灵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