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者☆日记

京阿尼员工日志
THE☆笨蛋日常一代

全部今日
已译未译

石原立也


虽然今天是晴天,不过因为最近的天气经常很差,

搞得我有些小抑郁。

我是石原。

从《吹响3》播出以来已经过了4个星期,

不过我觉得《吹响3》的“播出日”算是有点奇迹在里面,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的话...


首先今年樱花花期比较晚,

正好在第一集播出的时候(总之宇治是)满开。

关于第二集,雀在玩“香炉峰の雪”这个梗的同一天,

大河剧的下回预告里面出现了“香炉峰の雪”的场景,

让我感到很兴奋。

当然在制作的时候还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播出所以是纯粹的偶然。


(题外话,我高中的时候学了《春はあけぼの》但没学过《香炉峰の雪》)

(注:这两个都是古文)


第四集讲小绿和求的故事,

如果稍微错开6天的话就赶上“绿色之日了”。可惜。

绿色之日(5/4)那天有丰田萌绘他们的直播。很期待。


下一集是《县祭》回。

第一季的时候是在第八集《祭典三角》播出的下一周,

现实里举行了县祭。不过这回差的时间就有点久了。

吹响3这之后将渐入佳境。请大家期待!


对了。一个月之后的《宇治的祭典》这个活动也请大家期待。

希望不要来台风!



社会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孤独圣诞”这样的词汇, 

那我每年岂不都过着“孤独圣诞”?(笑) 

圣诞快乐,我是シュタインフェルト,差点忘记了自己的笔名。 

·

转眼今年即将过去。 

回首这一年,对我而言,《合奏竞赛》和“京阿尼EVENT”显得尤为重要。 

· 

明年又将会如何呢?宇治显得格外热闹。 

· 

一部与宇治相关的大河剧即将上映, 

一家大型游戏公司的博物馆也即将开幕。 

更重要的是,《上低音号3》将在春季播出! 

· 

暂且不谈《上低音号》,仅就这个机会来说, 

作为宇治市民的我,觉得宇治必须要加油。 

《上低音号3》我会全力以赴! 

· 

此外,年底以及新年的前三天,

《上低音号》的剧场版将在E-TV播出。 

麻烦大家明年继续支持了。

译者: 廉晓易

我是シュタインフェルト。

虽然炎热的日子还将持续下去,

不过我自己很喜欢夏天所以没问题。

像前几天えむえむ写的那样,

夏天看到的风景对比度和饱和度都很高,十分的美丽。

在这个季节的晴天里,把数码相机的曝光手动设置,

快门设成 1 / 250 、光圈设成f8就可以拍到很好的照片。

说到最近我意识到的东西,

说到夏天的花,我原来一直都会最先想起向日葵(单纯!)

但百日红也很美!

碧蓝的夏日的天空下粉色的花朵。

那是夏天的樱花。

希望街边上可以多种点。

花期很长这点也很棒。

那么《特别版 吹响! 上低音号 合奏比赛 》上映后, 我去参加了很多舞台问候。

能见到声优们和配音时不同的面貌十分有趣。

《吹响吧!上低音号3》预定在明年播出。

在各种地方我都说过,

在舞台问候时看到了大家,也成为了对我们制作的激励。

今天 (8/31) 的傍晚在京都MOVIX也会有舞台问候。

请多多指教。

也请期待三年级篇的《吹响吧!上低音号3》!


新年好。

我是石原立也


去年,像是新冠和战争这样可怕的事情好像很多。

希望今年可以逐渐变好。


那么在新年伊始,来稍微聊一个有创造感的话题。

去年年末买了个手表,是个指针式的手表。

虽然我很喜欢它,不过它有几个地方的设计十分奇妙。


它的表盘上从1到12刻度的位置上涂了荧光涂料。

这使得它即使在暗处也能发光。

一般都是在时针和分针上面涂荧光涂料,

或者是设计成分针和时针的长度可以指到刻度的位置.


然而它却设计成了够不到的样子。

而且表针上面也没有涂荧光涂料。

也就是说周围刻度上涂得荧光涂料仅仅是在发光,

却并没有提供任何实际作用?

不过也有可能它本来表针上应该是要涂荧光涂料,

只是我这个上面没有?

结果看了眼广告,也并不像是我买到了残次品,

而是它就是这么设计的。

这种情况在设计的时候应该会有争论啊。


想象着这种事情,我十分的开心。TV动画《弦音 连结的一箭》这周开始放送!

今年也请多多指教。


我是石原。

当我想要购买录像用的蓝光光盘时,

意识到我一直使用的那种光盘的价格突然飙升。

在调查后,我发现国内的一个大型家电制造商

已经停止了录像用蓝光光盘的生产。

我之前并不知道这个消息,所以感到非常惊讶。

似乎这种情况在今年2月份就已经发生了。

・                                                 

我从几十年前(!)就开始使用电视录制并保存节目的方式,

所以我非常震惊。

尽管如今可以通过在线播放观看节目,但很多时候想看的内容却难以找到。

举个容易理解的例子,例如新闻,N○K特别节目等?

没有被转化为数字化的内容还是有很多的。

在电影方面,我更倾向于观看配音版本,特别是旧的配音作品。

今后其他厂商仍将销售录像用蓝光光盘,

因此暂时问题不大,

但不免担心录像设备本身是否也会逐渐停产……

虽然可以通过将硬盘连接到电视上进行录制,

但一旦更换了电视,也就无法观看了。

曾经积累的录像带,

最终几乎都被我处理掉了。

虽然可以预见到将来光盘也可能无法观看,

但心中总觉得有些悲伤……

这种感觉,或许年轻人无法理解,

但40、50岁以上的人应该能够感同身受。

而且,在互联网上很多时候难以找到

那些非常小众的作品。

正是因为知道现在热爱的节目和作品

将来可能会变成这样的存在,

我才会坚持继续录制!

译者: 廉晓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