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者☆日记

京阿尼员工日志
THE☆笨蛋日常一代

全部今日
已译未译

羽根邦广

原画を担当しています。 佐賀県出身で、レトロなゲームが大好きなおじさんです。


大家好,我是八木,这个月不知不觉已经写了第2次笨蛋日常,终于入梅了。


“终于”之后接的不是“梅雨结束”,而是“入梅”,挺罕见的。《中二病》茴香学姐的姓氏是“五月七日”,意思就是进入梅雨季节了,阴历的“五月七日”是现代的“六月九日”,即使这样梅雨季节也晩了两周以上。


进入梅雨季节的时候就想到茴香学姐一定是职业病吧。最近,我担心多变的天气和我家小宝宝的哭声给邻居添麻烦,所以在家里就一直开空调,心里想着“到了这个时候也没办法” ,但是总觉得心情不舒畅。所以上周末,天气并不特别热,也不至于下雨,天色恰到好处,我就下定决心关掉空调,打开窗户,睡午觉。


伴随着于空调中感受不到的新鲜空气,远处飞翔的小鸟的声音、邻居散步的脚步声、虫子的振翅声、汽车经过的声音等杂音,虽说都是杂音,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平静,难得睡了一次好觉啊。今后气温会不断上升,虽然很难(特别是在京都的时候),但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趁机积极地换换空气。


以上,我是八木。

译者: 真白

我个人一直非常喜欢螺旋桨飞机竞技大赛“空中竞速”。

尽管还在赛季中途,最近却宣布这个竞赛将于今年九月结束,不再举办,听到这个消息的我十分沮丧。

去年偶然在电视上看到这个比赛,虽然是第一次看,但我还是立刻就被简单易懂、浪漫又不失帅气的“空中竞速”给迷住了。

结果今年突然说要停办,搞得我心情十分郁闷。

不过,就算只是在大赛停办前得知了这个比赛的存在,也已经很幸福了。


那么,接下来《吹响!上低音号》久美子三年级篇正式宣布制作决定。

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吹奏场景的作画十分重要,同时也是我最喜欢的工作,

对我来说是令人开心的消息。


虽说这周末因为种种事情心情起起伏伏,

不过我还是衷心期望“空中竞速”将来哪天能再次开赛。

译者: 露露

大家好。

是改元(变换年号)之后,也是黄金周结束之后,

初次在阿尼笨蛋日常里与大家见面的八木。

“黄金周”这一种说法,本来也是在电影界使用的词汇。

以此来看,这岂不是去看《誓言的终章》的绝佳时机?还没有看过的朋友们,请一定移步至附近的电影院。

这个黄金周,仿佛像是年初伊始的连休一样。

那么,有没有些许习惯“令和”这个年号呢?

目前我还只在职务表上写过一次。虽然也算是理解了,但实际上身体并没有习惯这个说法……

“平成”年号发布的时候,家里人围着14型布朗管的电视机看着新闻,这个场景我还能回想起来。

但比我小一两岁的后辈们,怕是已经没有“平成”改元时候的记忆了吧……

说起来,“14型的布朗管”这种说法,还真是具有年代感啊。

肯定不知什么时候会出现“回想起‘令和’年号发表的时候,竟然看到了 ‘智能手机’这种东西耶”这样一种说法吧。

我们会被当成笨蛋的吧。

真到了那个时候的话,究竟什么才是应该理所当然出现的东西呢。

我开始有些好奇了。

译者: 小慌

大家好,我是八木。

每天我都搭京阪宇治线上班,不过,从4月开始改成了剧场版《誓言的最终章》的涂装,

原来已经快到剧场版公开的日子了啊,

今天在这个时候感觉到时间过得真快。


是的,4月是相遇的季节,也是告别的季节。

前些日子经历了对我自己来说非常寂寞的一次告别。


就是那个“某速食炒面3月末停产”的新闻。

开始独居的学生时代那会,那时在食堂特别喜欢吃。

在工作后也时常会吃着吃着想起那时的事情……


一想到从此买不到了,就很舍不得。

时代的变迁就是这回事吧。

新元号发表之后,总觉得可能会进入那样难舍难分的状态。


不过,在新的时代一定会邂逅新的(速食炒面)吧!

我对新的时代和新剧场版都倾注了很高的期望!

今天就先到这里!!


*此处停产的是日本エースコック「スーパーカップ 大盛りいか 焼そば」盒装炒面。最初生产于81年,曾由SMAP代言。

译者: 社畜D

各位好,在下乃听到了今年初第一声黄鹂叫的八木是也。

前几天,顺路逛书店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小朋友看的杂志

于是就当作给女儿的礼物买了回去。

杂志里送了用硬纸制作的小册子,我和女儿一起制作玩耍。

话说回来这种杂志的小册子,小时候的我特别喜欢...

如同拼装模型一样充满乐趣,以及把做好的成品拿来玩也很有趣。

年幼时我很喜欢亲手制作的棒球场,一直玩到坏掉不能玩为止。

不知何时起,我就没买这种杂志了,感觉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就算是变成了大人,还能体验到其中的乐趣。

连带小时候因为太复杂做不来的小册子,

如果还能一并再版的话,我也想买回来试做。

不过其他人是否有这个需求就是未知数了(笑)

译者: 社畜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