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者☆日记

京阿尼员工日志
THE☆笨蛋日常一代

全部今日
已译未译

羽根邦广

负责原画。 出生于佐贺县,非常喜欢复古游戏的大叔。


虽然已经呈现出夏天的迹象,这段时间我仍未开始使用空调。


…虽说如此,昨天深夜,我却在四点醒了过来。


这季节,要说到最不想听到,让人最为心烦的声音,那就非蚊子莫属了!嗡嗡响个不停的蚊虫!

在我还小的时候被叮过许多次,所以现在就算被叮,除了发痒以外没有任何影响

不过,我实在无法忍受耳边的嗡嗡声…明明连汽车或者摩托车的轰鸣声,也吵不醒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马上拿起手边的某灭蚊喷雾,乱喷了一通。灭蚊效果着实不错,睡意袭来后我一觉睡到了天亮。


去年买回来的喷雾,真希望小时候也能拥有啊。若将至今因为蚊子无法入睡的时间加进去,肯定足够连睡好几天了!那一天也绝对不会睡过头了!


我就这样,度过21世纪的夏天。


这个春天照旧,在和新人进行会议,听他们做自我介绍等的时候,

自己也想起了当初以动画师为职业目标的契机,所以虽然是个夸张的标题,也打算尝试写写什么。


动画,现在也在映像分类中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原本只是所谓特摄中的一种技巧而已。

当然,对于动画技术非常入迷并不断钻研是肯定的,

我想成为动画师的契机是在20多年以前中学生时代,

感受到“动画,难道不都是真的吗?”这一瞬间。

当然,动画可以理解是由一幅幅的画经过摄影而成的,

实写也好,赛璐珞动画也好,最终都是穿过镜头的光与影。

在屏幕上进行复写的时候,只有平面之中的阴影。

在这一点上是没有不同的。


并且哪一方都不是正片制作结束就算“完成”的,

观众在观影后,对不同的角色萌生了各自不同的感情,

这才是一个“完成”了的作品。

这和实写或者是动画没有任何的关系。看着银幕上播出的画面的时候,

想着内心的感受完完全全都是真实的吧。


现在,《利兹与青鸟》正在上映,还未观看的各位请务必移步影院观看。

能够“完成”这部电影我感到非常荣幸,

各位一定能体会到非常的情感。


今年也从现在起朝着加入夏天已经发表的作品的制作组发起努力,

没怎么好好思考过的长文,还请多多关照了。

译者: DD

各位好。我是苦等着梅雨过去的八木。

最近每天下午公司内开始了 “广播体操”,

很快就成为了日常活动。

实际上虽然不是为了现在的体操活动,三年前接受过广播体操教练员的课程。

课程是由电视上经常见到的教导员来教导,时至今日一直记忆犹新。

他所在的空间犹如重力都减半了一般,轻盈而又优美地做着体操。

在场其他来接受训练的教职员工,以及受训者无不赞叹。

就算在电视上常见的体操,亲眼见到也会如此感动。

单纯从体操就能看到教导员多年锻炼的积累也是一目了然。

自那以后已经三年,虽然还是无法达到当时教导员那样专业的水准,但每当在电视上看到体操节目,也会认真观察。

漂亮的身姿,就是用自己的动作向别人传递什么的话,

我想原画的工作也有几分相似。

果然一切事物都是有所联系的么。

依然是想着以上的这些,做过了今天的体操的八木。

译者: 社畜D

京都的梅雨终于结束了!

天气也毫无停歇,直接到了夏天最热的时候,真的好热啊!

这么热的天气真的好想跳进清凉的泳池里凉快凉快。

这么说来……

《Free!-Dive to the Future-》最快明天就要开始播放了!

欣赏着主角们游泳的身姿,不管是希望感受清凉,还是想感受作品高涨热情的观众,都是值得推荐的作品。

上周《イワトビ频道-Dive to the future》也久违地更新了,自身也感受到了Free新作的热度。

自己握着铅笔的手也充满了热情!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译者: 社畜D

前几天,我和妻子一起去京阪宇治站附近的回转寿司去吃饭。

机会难得,我们还打算散散步,

所以就顺道在平等院附近的网代木散步了。

自从给悠风号取材以来,久违地来到这里,我们闲聊着,

突然发现,祭典道路的店铺还没开门,

很多人却穿着祭典用的法被,开始做着相关的准备...

我们挤着走进去,来到一个名叫十三重浮岛石塔的地方,

“这个石塔上从上往下数第五块石头是石川五右卫门偷的哦。”

我们一边聊,原路返回出来。

虽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结尾语,

8月的尾声,感受到祭典前忙碌热闹的气氛,总觉得有点高兴。


译者: 9pis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