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阿尼员工日志
THE☆笨蛋日常一代

全部今日
已译未译

秋竹齐一

大家好!我是最喜欢格斗技的河童。 从事作画相关的工作! 从今往后也请多多关照!!


大家好,我是河童。

《Free!-Road to the World-梦》正在全国各大影院好评上映中,请大家一定要去看呀。

最近,久违地玩起了塑料模型组装。其实也没有特别讲究,而是像享受谜题一样感受着整个过程。以前基本上没有自己动手做过,所以这次好好打扫了房间,营造了一个让自己操作起来很容易的环境。

一天5分钟,10分钟,踏实地逐个组装着各个零部件,最后很好地完成了。

如果不给自己创造一个良好环境的话,就没法坚持到最后吧。

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为了准备考试,首先会把房间整理一遍,这也是调节环境的本能的一种体现吧。

实际上,在我们日常中,堆积成山一般读不完的书,没画完就停的画,积存在HD里的动画,电影等等,都是 一个道理。

我觉得首先需要营造一个适合自己的环境,这样无论做什么,才能更好地持续下去。

而且为了决定事情的优先顺序,“丢弃”这个选项也是必要的。

所以无论是房间也好,还是我们自己的大脑也好,都需要好好地梳理一下才行。


译者: 小慌

大家好!这里是河童。说一件去商店买东西时遇到的事情。

在路上看到一家令人怀念的卖粗点心的铺子。小时候家周围也有粗点心店,经常拿着100日元的硬币去那里买东西。

当时的粗点心价格从10日元起,可以买到很多东西,感到挺满足的。

再者,还有抽签的要素在里面,如果抽中了的话,奖品可是相当豪华的,很有吸引力。

店里除了甜点,还有印有动画的马克杯或者是卡片,此外我还经常玩一种用手指擦过时会冒出烟的东西。现在也有类似的东西,让我感到非常的怀念。在很多商品因为销量的降低而停止生产的如今,这东西还在一直地生产,相当开心。

一口气买了好多自己喜欢的“kinako棒”,正在吃着。

译者: Vivace
4535

虫☆河童虫☆河童

秋竹齐一2019年05月21日译者: 社畜D

大家好!我是河童。

在我家的阳台上我用花盆种了一些花和植物。虽然我家在三楼,之中的一株不知何时长了蚜虫。它们是从哪找到这里的呢,真的是不可思议。

也许是随着风被吹来的吧,每天都能看到不少蚜虫,他们为了这花居然能飞到这里来,个人甚至感觉有些感动。

然后前些日子来了以蚜虫为食的瓢虫的幼虫。也真亏瓢虫能找到这里,这么想着瓢虫却不见了。

取而代之是落下的两片小小的鸟羽毛……

在我家的小小的阳台里却能感受到食物链和它自身的逐步壮大。

(瓢虫因为自身分泌苦的汁液应该是不会被吃掉的吧)

最近,以前提过的麻雀却没有来,想看什么时候可以和它再会,边期待着新的来客。

译者: 社畜D

大家好我是河童。这次的日志我就顺着标题写下去了。

本周五,《吹响上低音号~誓言的终曲~》的放送就开始了。

这次的作品,河童我也做了很多的工作。

描画的人物很多,也有工作怎么也继续不下去的时候。但看到其他的士大夫交上来的感情深厚的稿子,

就又感觉“现在不是示弱的时候……”,鼓起了干劲。

正如之前公平桑所提到的,表现乐器演奏,角度剧烈变换的分镜与普普通通表现移动的分镜有100张以上的原画。

看到完成的分镜,感觉自己也不能输给同事!

乐器的作画,因为角度的变化形状也会随之改变,细微的部分的形状也要辨识出来,是很辛苦的工作。

描绘这些乐器的工作也很困难,乐器的拿法、手指的位置也要考虑到,还要把很多问题都一一考虑进去。

虽然很花时间,但最后能把这些细节都正确地表达出来,把这些问题都解决真的是太好了。

但是,每一个分镜的作画与想表达的不一样的缘故,同样的手法表达出来不一定是最好的,脑子里一直都满满当当地考虑这些。

经历了上文提到的这些终于顺利完成了演奏画面的工作,做出了能让各位看到的东西。

这部大家集中全力做出的新剧场版,是感情厚重的作品。

想让更多的人来看这部作品,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译者: 社畜D

各位好,我是河童。

终于从流感季到了花粉季。

这个时节我经常是戴着口罩度过。

戴上后耳朵会被勒得很痛,眼镜也会起雾,

说话的时候别人也会听不清,

就会非常的麻烦。

图省事常常不戴口罩,然而,没有了口罩的加护很容易会风中凌乱。

我也知道自己很容易被感冒病毒感染。

于是只能寄托于口罩的防御力。

从去年开始了一日一口罩的生活。

终于不会有奇怪的头疼来打扰工作。

接着,《吹响吧!上低音号~誓言的终曲~》还有一个月就要公开了。

大家要去看哦。一定会让大家感情高涨,还请各位期待。

译者: 社畜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