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者☆日记

京阿尼员工日志
THE☆笨蛋日常一代

全部今日
已译未译

译者「竟然是个用户名」的译文

找到 103 篇


大家好。我是ぜりー魚。

这是六月的某一天里发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感觉可能发烧了,测了体温有37.2℃。

我想着这是低烧也没有什么别的症状,

觉得睡一觉就好了所以那天就这么睡了。


第二天的晚上,感觉比前一天更乏力体温也更高,

测了体温竟然有38.4℃。

因为开始感觉有些乏力,

于是吃了外面卖的退烧药之后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测了体温是37.2℃。

虽然体温下来了,

不过我担心是不是感染了什么于是去了趟医院。

在医院检测出来流感和新冠的抗原都是阴性。

问诊的结果是我中暑了。


医生给我开了退烧药和中药,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最近这几年,除了接种新冠疫苗的时候都没有发过烧,

没想到竟然会中暑。

突然变热的时候,希望大家可以注意补给水分和身体状况。


看其他人的投稿似乎有很多人都喜欢散步。

我也想模仿一下,于是最近也尽量用走路的。


虽说如此不过白天还是挺热的,

所以现在我都是在工作结束之后

在傍晚到黑天这段时间里走上一站路,

或者买完东西之后绕远路回家,

能看到这段时间独有的天空的颜色和景色

让我挺开心的。


从坐落于大阪的animetion do的事业部开始走,

周围有很多大楼,不过在宽敞的道路两侧

有时能看见晚霞在头顶上展开的一瞬间。

发现了这种地点就会感到很放松,

可以让我在工作结束之后重新精神焕发。

我也很喜欢在河边时,

大楼上的镜子反射夕阳和河川亮晶晶的样子。


日落的时间变化等等的原因,

让天空变得明亮了起来,

很期待在夏天能看到别样的景色!


我是一直坚持在散步的ぴん球。

现在白天变热了,不过早上和晚上还很凉快,所以最近我都在早上散步。


我会尽量走不同的路线!

经常探索新的路线但我,连续探索了几年之后,家附近的路已经都被我走穿了……


……但仔细一看,在这种地方竟然有条小路!


这条路被树遮了起来很难察觉到,我迫不及待地开始走上这条路,“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在这里拐弯……

原来是到这里的啊!!


如果仔细观察,即使是经常走的路也会有新的发现。


感觉和创作有相通之处。

得注意不能简单的把东西想成“和往常一样”。

果然还是想发现新的道路,我兴致勃勃!


天气暖洋洋的,正是很方便出门的时期。

目之所及,到处都有很多游客聚集,

国际化程度甚至让我怀疑来旅游的是不是我自己。


这回我朋友也来了趟日本,上周成功再会。

一段时间没见就有说不完的话想说。

这次他在日本停留的时间比较长,

列了计划打算见很多朋友的同时,

多去去只有日本才有的地方。

其中有很多在稍早之前很难做到的事情现在也可以做到!

于是就会想动身去做。我也觉得确实如此。


虽然在那种旅行之中,但有时间的话一定要看的东西,

就是现在播出中的《吹响吧!上低音号3》

和延长了时间的京都站的京阿尼商店。

哪一个都是“现在”才有的东西。


不久之后,朋友还跟我说他在家里举办了上映会,也去商店买了东西。

给我发的视频里面看得出来很热闹,这让我真的很高兴!

视频里有点听不懂的热闹戳中了我的笑点,

不过他们在纯粹的享受这一点还是可以通过视频感受出来。

这比什么都重要。。


能够近距离感受到被包括我朋友在内的外国的粉丝们了解,支持。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播出到了第七集了。作为制作方也会有点紧张。

希望这之后可以更加热闹起来的同时,继续制作作品!


大家好!最近我一直盯着鸟看得入迷。

天气终于暖和起来了。

最近温差像过山车一样正是需要注意的身体的时期。

可是每次晚上突然醒来,被子都被吹飞了。※注2


最近经常听见树莺的鸣叫。

在某条路上碰到了叫声很特别的树莺。

“咕——叽啾,啡!”

到“咕——叽啾”为止还很熟悉,但是这之后的“啡!”是什么?!※注3

自己如此吐槽着,被戳到兴趣的我,开始对野鸟燃起了兴趣。

主动关注之后,发现身边其实是有各种各样的鸟的。

现在看见鸟的时候就会好奇这是什么鸟,所以就会一直盯着它看。

再加上我偶尔会在早上五点的时候被高亢的鸟鸣弄醒。

这是哪种鸟在哪里叫的的呢?于是我开始寻找犯人,不对是犯鸟。

看来是一种叫做“蓝矶鸫”的鸟。

最近终于看到了它鸣叫的样子,

而且这种鸟很漂亮让我很激动。


明明之前一直觉得这种鸟有些可恶,不过“了解”之后就涌出了怜爱之情。※注4

感觉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总是被苦口婆心地教导,动画师平日里的观察很重要!

而这次的事情让我感受到,平日的观察就是这样的!想到这里我不仅嘴角上扬,露出了自满的表情。

追加:

最近那只树莺不知道是不是叫累了,似乎记住了短的版本的叫声。

“叽啾,啡!”


※注1:标题“鳴くようぐいす”与“鳴くよウグイス平安京”相关,其中“鳴くよ”与日语中“794”三个数字谐音,这是一句用于记忆“平安京建成于公元794年”的顺口溜,其中平城京即现京都。此外,漫画家木多康昭的漫画《泣くようぐいす》(台译名《捉狂野球队》)则是将“鳴く(鸣叫)”换成了同音的“泣く(哭泣)”。


※注2:原文“布団が吹っ飛んで”是日语的经典冷笑话,其中“被子(huton)”与“吹飞(hutton)”谐音,这里作者应是以开玩笑的方式,说明自己把被子踢开了。


※注3:树莺类的鸣叫声通常为两段,前一段“咕”较长,似乎在酝酿;后一段“叽啾”则短促尖锐,通常连续发出三个音以上。


※注4:蓝矶鸫日文名为“イソヒヨドリ”,看似属于“ヒヨドリ(栗耳短脚鹎)”科之下,实际并非如此,反倒属于鸫科矶鸫属。蓝矶鸫常被认为是象征幸福的青鸟,而栗耳短脚鹎则在日本是一种对人类生产生活具有一定破坏性的鸟类,其对农作物的破坏程度仅次于乌鸦,排名第二,且粪便和叫声也会分别造成环境污染和噪音污染,因此被很多人认为是有害的鸟。这里作者显然曾误认为蓝矶鸫也属于栗耳短脚鹎的一种,因此使用了“可恶的”一词。